水秋的小白熊🎐

我相信世上所有奇迹,相信莫须有的神明。

【 十九 】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出镜:馒头
摄影后期:原po

@禾禾禾何 

一月🌙:

如何与狐狸度过愉快的一天


(在《小王子》里,外星球来的小王子离开了狐狸,回到自己的星球和玫瑰花呆在一起啦

昨晚突然一时兴起的拼贴书签

背景图是呀呀的信花笺w

寒假给闺女买的万圣节套装repo【总是在万圣节过去之后买一些万圣节主题的东西……

开始尝试战夜景啦ヾ(*>∀<*)(ノ∀`●)⊃

明天(不,是今天)放假好好修图

拖欠了一大堆_(•̀ω•́ 」∠)_

#cos正片# #阴阳师# #黑白童子#

♡最美丽的景色,都给你
——想要与你一同♡

-----------------------

白童子:迷和

黑童子:水秋

摄影&后期:语夭

妆娘&后勤&排版:阿羽

妆娘:绾堇

后勤:奶昔 禾禾 兔子

【荒目】风佑(中)

朝堂paro 皇帝川x太师连

1
新继承大统的皇帝荒川之主,从平安城外的风神庙里请来了他的新国师。

2
据说那位生着一头浅粉色长发的国师聪颖过人,吸引皇上亲自拜访请入宫,能同皇上谈天说地,深得其宠爱。皇上甚至为了他在皇宫之内修了一座神殿。

3
哼,朕才不是因为宠爱他才给他修的神殿!

有着浅青肤色的皇帝又黑着脸坐在殿上,听贴身大太监海坊主说着市井间的传言。

浅青色的脸红中带黑,黑里透红。

其实从那次亲自造访风神庙将那人请过来之后便再没有见过他。

那日他们在连的神庙里从夕阳落下山头聊到月轮高高悬挂在夜空他们从国运聊到朝政,从黎民百姓聊到河海山川。看似足不出户的连居然有这样渊博的学识,比朝堂上那些迂腐刻板的臣子,甚至比自己旧时东宫的老师知道的更多。

“这些,都是风告诉我的。”连说。

连碧绿的眸子在夜色中闪闪发亮,柔和的月光洒在他扑闪扑闪的睫毛上,像一把扇子挠的荒川之主心里直痒痒。

好想摸一摸那白皙绘着印记的脖颈……好想亲上他那清澈明亮的眸子……

不不不!年轻的帝王沉着脸坐在龙椅上扶额摇摇头,反复告诉自己自己绝对没有对那位学富五车的温柔国师一见钟情。

荒川之主驾临神庙的次日,连便坐上皇帝带来的马车一同来到了皇宫。

下了马车,在扔给荒川之主一张长长的写满了登基大殿需要的物料的纸之后,便一个人住去了安排在皇帝寝宫旁边的偏殿,闭不见人,说是在为大典做准备。

荒川之主看着宫女和太监们为大典忙忙碌碌准备的身影,抬眼望见了忙碌热闹的皇宫中那座安静的偏殿。

就像平安城郊的那座风神庙,就像偏殿里住着的那个人。

明明人已经住在了自己的旁边却看不见摸不着,荒川之主心下一阵憋屈。按捺下内心不安的躁动,起身背着手去那座正在修建的神殿监工去了。

嗯,神殿也是连写在单子上大典所需的东西,朕才没有因为他而特意想要把它修得好看一点呢。

4
登基大典是在夜晚举行的。

荒川之主脱下了前些日子一直戴着的先王的旒冕,穿着连在三天之前送来的皇袍。袍子上半部分是同连的双眸那样的碧色,下半部分渐渐地变成幽深的蓝色,上面绣着波浪纹案的白色花纹。像是荒川之外一望无际的海洋海洋。

锦织的袍子上带有连身上一样的清风的味道,荒川之主划拉着袖口。

是连给我做的袍子呢。

嘴角微不可查地上扬。

踏着月光,踩着清凉的白玉石阶,摘下了老皇帝的鎏冕的新皇一步一步踏上神殿。

新任的国师站在神殿的高台上,垂着眼低低地望下来。浅蓝色带绘花纹的羽织将小小的连衬得欣长,粉色的头发随着微风轻轻舞动,勾着的唇角弧度温柔美好,在星光之下如谪仙一般。

想要冲上去将他搂在怀中,想吻他,想牵起他的手。

荒川之主面色一滞。

自己到底是第多少次对他产生这样的想法了?

这几天疯狂地想要见到他,现在又急切地想要冲上去的心情,就是喜欢吧。

荒川之主的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

承载着文武百官和市井百姓的千万道目光,年轻的皇帝庄重地,一步一步走上高台。

高台的中央绘着同神庙里一样的阵法图,不同的是,深蓝色的阵法,上面写着一些他看不懂的文字。

站在皇帝面前,连深深地躬身行礼,“吾皇。”声音如风铃一般。

荒川之主单膝落地,听着连诵起了古老的祝词。

国师庄重悦耳的声音随着风飘飘荡荡涌入了底下仰望着的人们耳中。

人们虔诚地望着新皇与国师,眼中都是无尽的景仰。

荒川之国是伫立在辽阔海洋之上的一篇巨大土地,海洋是这个国家的象征,也是人们的信仰,国师则是将这信仰与国家紧紧联系起来的人。

国师能通过海洋的朝夕变化预测国家的命数。

更何况,在明亮的月光之下,人们都清楚地看见,他们新任的国师,身披蓝色的羽织,有着粉色的长发——就是传言中风神庙中那位,能借助风改变海洋运势的,风神的使者。

祝词唱毕,连从石柱上拿下一顶深蓝色的旒冕,如同深海一般的旒主泛着幽幽的光。

国师郑重地将旒冕戴在皇帝的头上,修长的手指牵着朱缨将它系在皇帝的下巴上。

这样的场景,竟让荒川之主有了一种自家媳妇在给丈夫系冠带的错觉。

戴上旒冕的那一刻,高台上的帝王身侧骤然发出幽蓝色的光亮,几条半透明的蓝色大鱼在他的身侧游曳。

刹那间听见几声低沉的龙吟,荒川之主好像又一次看见了连身后忽隐忽现的粉色大龙。

“吾皇万岁。”连的声音铿锵有力得响彻整个平安城。

荒川之主在这一刻,才终于成为了这个国家真正的王。

底下的群臣和百姓惊呼,纷纷跪地叩头。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荒川之主抬眼看着前一刻还庄重为他加冕的脸这会眯着眼睛笑。

“我听见风说,您心悦于我?”

风隔断了声音停滞在高台之上,只有荒川之主一人能听见这声像是情话一般的询问。

那清澈的绿色眼睛似是望进了他的心底。荒川之主脸倏地一下红了起来,瞪着面前毫不正经的脸,勾起了嘴角。

“我想吻你。”

连还是笑眯眯地看着他。

底下的群臣百姓还在叩头喊着“万岁”。

飞快地抬手托起了连的下巴,荒川之主轻轻地覆上了连柔软清香的唇瓣。

殿檐下的风铃“叮铃铃”地响起。

痴迷地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荒川之主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完全跌入了叫做“连”的深渊里。

陷得彻底。

5
近日夜里海坊主公公孤独地守在帝王偌大的寝殿里。

皇帝每天晚上都要带着御膳房做的上好的炸鱼干跑去国师住的偏殿同国师秉烛夜谈,还让他不用守在门外服侍。

海坊主小声嘀咕着,“皇上今晚怕是又不回来了……”

偏殿中响着细小轻柔的声音。

“皇上今日再不早些回去,海坊主公公又该睡不着觉了。”

连口中的皇上正穿着睡衫背着手倾身看连翻舞着手指做着什么物什,“海坊主服侍朕日夜操劳,朕让他先休息着是体恤他。”

这个帝王胡诌得义正辞严,连手中的动作一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那皇上又为何在臣的寝殿内流连?臣今日忙得很,可没空同陛下继续说那一千零一个故事。”

一千零一个故事,就是这位帝王半夜流连于国师寝殿秉烛夜谈的内容。

“那吾正是在视察国师的工作,吾可得确定,吾的国师没有在制作风符的时候分神偷懒。”万人之上的九五至尊这会儿像个无赖一样赖在连的身边,赶也赶不走。

“国师大人何时才能直呼吾的名字?下了庙堂我们可不是君臣关系了,”荒川之主狭长的眼睛瞥着连,抚上他光滑冰洁的手背,促狭地笑,“吾可不想汝一直只把吾当做皇上。”

连笑着拍开皇帝的手,“这可不行,君臣有序不可改,只要我一天是国师,您便一直都是我的皇上。”

明明是正经得不得了话,这样说出来确是暧昧得不得了。

“哼,到了寝殿内,汝便是吾的夫人。”荒川之主挥袖熄灭了案几上的灯烛,四下漆黑一片,他不讲理地拿下连手中摆弄的东西扔到一旁,霸道地说,“夫君就在你面前,你还有胆弄这些小玩意?快来服侍夫君!”

皇帝捧着连的小脸,吻上他那祸害人的漂亮眸子,顺着他高高的鼻梁,一直向下,细细地吻着,辗转至那柔软的薄唇。

连的睫毛一颤一颤,半开的碧瞳流光闪烁。

“唔……陛下……”连害羞地想要推开他,抬眼却看见了窗外不远处神殿上闪过的一道异光,“啊!”

连便真的一把推开期身上来的荒川之主,抄起放在一旁的羽织披在身上急匆匆地跑了出去,留下了这位被情欲冲昏头脑,一头雾水的委屈皇帝。

华彩的神殿之上,国师跪坐在高台正中央,闭了眼抬头感受着风动,檐下的风铃晃得厉害,呼呼作响。

“国难……将临……”

6
翌日早晨,早朝上的群臣在大殿内乱成一片。

昨天亲热到一半连就兀自跑了出去,气地他一夜没睡好,荒川之主面色不善地坐在龙椅上。

“启禀皇上,爱宕山城近日突发洪水,良田尽毁,百姓流离失所,臣以为朝廷应当即日下放救济物资。”原国师,现在是礼部尚书的大天狗捧着竹笏沉声道。

皇帝皱眉。

酒吞童子立即上前一步,“启禀皇上!大江山城近日骤降暴雨,粮食收成折半,另外房屋塌陷……”

皇帝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启禀皇上!平安城……”

“皇上……”

“天降灾祸,莫不是……国难当头?”大天狗突然出声。他这一句话,殿中所有报灾的臣子们都愣住了。

荒川之主眉毛一竖,面色不善地瞪着大天狗。

“国难?!”这一声像是炸开了锅,大殿之下的臣子们开始惊慌地讨论着。

“大家稍安勿躁,”一阵轻柔的声音响起,大家抬头看向殿侧纤尘不染的国师,“天降灾祸,事出有因。昨夜我听见海潮被人刻意更改了方向,一齐涌向荒川之国。”

“更改海潮的方向!谁有那么大的本事?”

“涌向荒川之国?!那那那我们可如何是好!”

“尔等住嘴!”荒川之主怒吼一声。

“皇上!臣或许有办法……”退休的老国师大天狗又急切地站了出来。

“陛下!臣有办法平息这一波海浪,臣请旨让臣回平安城风神庙!”连躬身说着,双眼低垂,眸色暗淡着,看不出一丝情绪。

7
平安城是荒川之国土地上突出来的一块,也是三面环海,临海面积最大的一座城,若是大面积海啸发生,那么最先遭殃的便是平安城。

荒川之主坐在飞驰的马车里,回想着那日退朝后两人的争吵。

“不行!那里太危险了,朕不让你回去!”荒川之主握着连的手腕,恶狠狠地说着。

“陛下。”连依旧低垂着双眼,“前一段时间,是臣玩忽职守,没有尽早注意到海势的异动,臣请罪回平安城挽回这场灾难。”

“连,你这是在怪朕吗?玩忽职守……你是在怪朕怕你着凉夜间不让你去高台?”皇帝心中生起几丝怒气,“朕不过是心系于你,你却毫不领情?!你要去就自己去!”

争吵到最后,两人不欢而散。

几天之后,被愤怒冲昏头脑的荒川之主才反应过来。

他晚间不让连去高台并不会影响连白日里观察到灾情,这只可能是有人故意混淆了连的视听,而在这背后定是一场巨大的阴谋,连前几日故意激怒他,实际上是不想荒川之主和他一起去到平安城,身陷险境。

他怎么会连这都看不出来呢!他是那样温柔的人啊。

被情感冲昏头脑的荒川之主在连离开几日后终于恢复了冷静与清醒,他想起那日连的离别。

连站在开得正盛的樱树下,挑眉冷笑说着让他负气了几天的话,“臣就是要一个人回去,您可不要跟来!”

背过身,连散开的粉色长发似是要融入那飘飞的樱花里,离他越来越远……

马车马不停蹄地驶到风神庙前的时候,已经有汹涌的大浪拍打在临海的神庙内。

荒川之主一脚踢开风神庙的大门,直取位置最高的那个大殿走去。

那上面,隐隐有一个浅蓝色的身影。

大浪一个一个拍在神庙内,荒川之主清晰地听见木柱断裂的声音。

摇摇晃晃的踩在剧烈震动的廊上,荒川之主只想快些奔到那个人的面前。

近了,近了……

看见那人飞舞的发丝和翩翻的衣角…… 


看见那人闪烁的耳坠……

看见那人回头对他笑,唤了句“阿川”。

“连!”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荒川之主冲着不远处的那人大喊。

衣衫内突然飞出一张符纸,赫然是那晚连一直在做的那个。

符纸悬在半空,闪出一道强烈的白光。荒川之主被一阵巨大的力量弹开,摔回到了神庙之外。

“不!连!!!”

荒川之主想要再次冲过去,可全像是要散架一样的疼,丝毫没有半点力气。

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巨浪拍来,盖过了整座神庙,重重地击在那座殿上。庞大的神庙轰然倾塌。

荒川之主只觉得,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声响。

【荒目】风佑(上)

朝堂paro 皇帝川x太师连

1
新继承大统的皇帝荒川之主,下诏钦定了一位新的国师。

2
据说那位国师生着一头浅粉色长发,宛如帝王寝室前的那树飘飞的樱,一双清澈明亮的碧色双眸,如他左耳上坠着的珍贵宝石。

3
然而荒川之主此时正愁眉不展地坐在九五之尊的宝座上,鎏冕之下的面色阴沉,手指愤怒地在雕着龙纹的灿金扶手上不停敲打。

是了,对于诏令视而不见,这样的事落在哪个皇帝的头上都会震怒不已吧。

帝王还在殿上烦躁地敲着手指,底下的宫女和侍卫们早已经炸开了锅。

“就是月前传诏下去皇上钦定的那个国师呀,还是海坊主公公亲自去送的诏书呢。但据说那位国师将公公关在门外避而不见,可是好大的胆子呀!”鲤鱼精在殿下小声地和姐妹们说着她这两天从侍卫那儿听到的消息。

“难怪皇上这几日这样生气!将海坊主公公拒之门外,这可不就是折了皇上的面子嘛!”金鱼姬用宽大的袖子遮着嘴压低了声音。

鲤鱼精激动地拉了拉金鱼姬的广袖,“可不是!这还不止呢,朝堂有规矩,登基大典必须由国师来主持,这会儿没有国师,皇上纵然已经即位这么久了却还没有办大典呢!”

“哎呀呀!这位国师难道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诏书颁布下去已经有一个月之久了,皇上可就真打算一直等着?”

“我看呀,这样藐视王权的行为,皇上应当带着千军万马杀过去,杀鸡儆猴,给大家看看新王的威严……”

殿上黑着脸一路听着宫女们窃窃私语的荒川之主此刻依然坐不住了。

想起即位时老皇帝对他说,“你若想请此人来作国师,便一定要以礼相待,不可以逼迫他。”

于是即位之后他让海坊主作为信使去请了那人三次,那人却次次都将自己的贴身大太监拒之门外。

哼,以礼相待……好大的颜面!

“啪!”荒川之主狠狠地敲了一下龙一,沉重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叽叽喳喳的宫女们顿时给吓得噤了声。

荒川之主从龙椅中站了起来,将手骨捏的咯咯作响,“大胆平民,成何体统!备兵!朕去会会他!”

“是!”守在大殿门口的侍卫们提剑躬身遵命。

待荒川之主风风火火地走出殿门,在大殿门口站了一上午的侍卫惠比寿小声嘀咕着。

“前日姊姊从郎家中寄来的信中写着,那位大人,似乎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姊姊说,那位大人一直守护着城中的人们,平日里也和百姓们相处得很好。

这样的人怎么会是藐视王权的坏蛋呢?

怎么也想不通透,惠比寿摸了摸鼻头,提剑快步跟上了帝王的步子。

4
那个人的住处坐落在平安城的市郊,放眼望去,熙熙攘攘的闹市后头安静地伫立着一座风神庙。

不出意外的,荒川之主带着的百名侍卫兵如前三次的海坊主一般,被无情地挡在了门外。

鎏金步辇中端坐的皇帝险些气地捏碎了手中把玩的鱼形木雕。

气狠狠地走下步辇,荒川之主一把推开欲上前来搀扶的海坊主,迈着大步子蹬上了风神庙前的台阶。

“皇上万岁!”被关在大门前的侍卫们立时跪地行礼。

僻静的风神庙外陡然传来这样大的声响,刚拴上门闩的侍童哒哒哒地跑到厅中。

“大人,皇上亲自上门来啦!”

“去开门吧。”

温柔的声音在堂中轻轻响起,似是春风拂过一般,惹得侍童小脸微微一红。

“是。”

晃晃脑袋,侍童又哒哒哒地跑掉。

5
“啪嗒”一声响,有人打开了门闩。

大门“吱呀吱呀”地被推开,站在门内的小童子看着门外怒气冲冲正待砸门的皇帝,镇定地抛起长衫下摆,双膝贵在地上,恭恭敬敬地行礼,“皇上万岁!”

一阵郁闷的荒川之主抬眼看着这个开门的小童子。

倒是挺有风骨,是你家主人教养的?

带着些许莫名的好奇与期待,荒川之主挥手让童子起来,“带我去见你家主子。”

“是,”侍童不慌不乱地站起,躬身,“皇上这边请。"

被侍童领着走过长长的回廊,荒川之主玩味地看着这座风神庙的内部构造。

风神庙坐落在城郊的山上,庙内处处通风,不像皇宫里,到处是高高的墙,荒川之主这会儿走在里头的人神清气爽。飞檐下挂着淡蓝色的风铃,山顶掠过的微风带着风铃轻轻作响,甚是悦耳。

这里住着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荒川一路欣赏着神庙,心里对于那人的期待快要破土而出。

“就是这儿了。皇上请稍等。”侍童站在挂着一帘串珠的门前朝荒川之主微微欠身,转过身去掀开浅蓝色的串珠帘。

“大人,皇上驾到。”稚嫩的声音在四面通风的前厅确是回荡着。

透过珠帘的缝隙和左右两旁卷起竹帘的窗子,荒川之主看见了里头端坐着的人。

那人穿着绘着花纹的浅蓝色羽织,一头浅粉色的长发让他想起了自己殿前那株开的正好的早樱,夕阳之下,那人长长的睫毛也染上了柔和的颜色。

仅一眼,荒川之主便看得心头一颤了。

那人起身转过来,朝荒川之主微微躬身,“恭候陛下。”

他声音轻柔,却又像是借助了风的力量,直直地传入荒川之主的而耳里,掷地有声。

他声音可真好听啊。

看不见面前躬身之人的面貌,荒川之主这样想着。

却是忽略了,这人在见到他行礼的时候,并没有跪下。

声音透过耳膜传进了他的心里,惹得心头一阵瘙痒。

6
侍童已经将门前的珠帘束在了两旁,荒川之主大步跨入。

这回便清楚地看见了这人头顶的发旋,白皙的脖颈,和脖颈上似是阵法一般的淡红色印记。

靠近那人,荒川之主似是闻到了他身上带着的,清风的新鲜味道。

抑制住心头的微微躁动,年轻的帝王站在底首的人面前,不怒自威。

“汝好大的胆子!竟三番五次将朕的信使拒之门外置之不理。若不是朕此番前来,汝岂不是要将朕的诏令视之如无物!”

荒川之主浑厚稳重的嗓音亦是如方才侍童那般回荡在四面当风的厅内,震得门外檐下的风铃“叮铃”作响。

“我想……”眼前的人不紧不慢地抬头,微微一笑,“任我作为国师的人,不是您的贴身大太监,也不是皇宫的殿前侍卫,而是皇帝陛下您吧。”

言下之意,是皇帝陛下您自个儿要请我做国师,就自个儿来请,单借着他人一句话一张纸我是不会理会的。

荒川之主一时语塞,正要发怒,看着那双流转的碧绿色眸子却又生气不起来。

“咳……是朕考虑不周了。”

海坊主公公此刻若是在此,一定会惊地将他那长长的胡子竖起来。他的皇帝陛下什么时候这么翩翩有礼了?!

“皇帝陛下有心了。”这人微微欠身请荒川之主到厅中坐下。

前厅的中央绘着红色的阵法,荒川之主定睛一看,倒是同这人脖颈上露出的半截十分相似。

撩起墨蓝色的皇袍,荒川之主端的坐在了阵法图上放着的软垫上。

对面那携着一阵清风味道的人也缓缓坐下。

年轻的帝王倏地瞪大了双眼。

就在他坐下的一瞬,这人身后分明浮动着一条龙!

瞪着铜铃一般大的眼睛,直直地瞪着他。

荒川之主似是听见了海浪的声音,放眼望向这人的身后,不想这偏僻冷清的风神庙后,竟是一片汪洋大海。

荒川帝国四面环海,海洋便是国家的象征,也是这个国家的本源。

他不想在坐下的那一刹,自己的身旁也浮动起了深蓝色的光亮。

对面的人微微一愣,随即看着帝王身后甩着尾巴的深蓝色大鱼柔声笑道,

“果然是命定之人。”

温柔的声音轻轻萦绕在荒川之主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直到不久的之后,他更是读懂了这句话的另一层含义。

对面的人突然坐正,双手伏在身前的地板上,直直地叩下头去。

洁白的额头碰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惹得荒川之主一阵心疼。

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一字一句清晰的由风携着回荡在厅内。

“臣,国师,连,拜见吾皇。”

“吾皇万岁。”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