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秋的小白熊🎐

我相信世上所有奇迹,相信莫须有的神明。

提灯照河山[此生念]【0】

chapter 0

彼岸有河,名曰忘川。

世人说,忘川河水奔涌而上,倒入银河星海。
那些不愿苏醒的灵魂,融入河水,沉进银河,化作冥灯,闪烁着前世的记忆,照亮来人的路。
夜里宛若天灯的明星,和脑海闪过的似曾相识的场景。
就是人们所说的。前世。


我上辈子一定亏欠你良多,否则你为什么要这样来折磨我。
我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你啦。
可是你为什么依旧不肯有一秒的为我停留驻足呢。
我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啦。
除了这一颗被你踏碎的不要的心。
你放我走,我也放过你。我们从此两不相欠。好么。
「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你一条命吧。」

你的前世当然罪孽深重。
欠我山河永寂。
欠我无限悔恨无处言说。
欠我一次什么都不说就狠心的离去。
欠我半生求索也再也找不回那人的半点痕迹。
「对。你欠我,一条命。」

------------------------------------------

「我国著名历史学家,宁大历史系教授严吴正在去年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纰漏》中指出了千年之前的盛世大宁朝中御史官所著的《大宁史则》歪曲了当时的历史,是一本虚假的史则,而真正的史则由于当年的御史官怕触及皇尊而藏至别处。这一言论,激起了学术界巨大的争论与关注。

今年年初,我国著名考古学家,宁大历史系教授王敬之经追踪宁阳这一片的盗墓贼发现,在宁阳皇城外的将军陵或真存在。目前王敬之教授与严吴正教授正在讨论方案取出这本真的史则,还大家一个真正的大宁朝。

严吴正教授在论文中特别指出《大宁史则》中对于思明帝时期其皇弟振宁王的叙述尤为不实。《大宁史则》中,振宁王弑兄篡位,两年之后被重伤恢复的前太子沈宁斩于殿堂,夺回皇位。这段历史……」

“啪”陆将离烦躁地抬手关掉面前吵吵嚷嚷的新闻,拿起沙发前小几上盛满白酒的玻璃杯,仰头猛地“咕噜咕噜”一口灌下,辛辣的气息冲得他直咳嗽。

说什么借酒消愁,都是屁话!

陆将离闭眼陷进柔软的沙发里,脑袋枕在靠背上,难以平静地猛烈呼吸着。

为什么三年想要忘掉的人会越来越难忘,每每一喝醉酒,整个脑袋里都是那个人的影子……

记忆中那个短发的少年曾在这个房子里陪他度过了三年的时光,他窝在沙发里惬意的笑容,他在厨房里做着佳肴的熟练的手法,他在屋内做着家务的辛劳的背影,被自己怒骂之后胆小无措的眼神,他用清澈明亮的眼睛望着他,低声唤着……

「陆先生……陆先生!」

温柔沉静的声音冲撞在耳畔,就好似那人在他的头顶,弯着腰,低声呼唤。

「 青铭!」陆将离猛地睁开眼,从沙发里弹起来。原本应该站在沙发后面的少年却没有出现,整个屋子里,没有一丝当年那个少年的气息。

「妈的!」心头涌上的失而复得激动瞬间被屋内冷冰冰的气息所浇灭,陆将离失望地将手中的玻璃杯砸向沙发背后的那个位置。

玻璃渣子碎了一地。

陆将离当初对于少年玩味的心情也碎了一地。

若是他当时对那人再好一点,若是他能看见那几年少年眼中的依恋,若是他能比珍视沈宁而更加珍惜少年的感情。

那他,也不会像人间蒸发一样,在他眼前消失,再也不见。

「顾青铭……你怎么敢留下一张破纸条就走掉!等我找到你,看我不好好收拾你!」陆将离恶狠狠地说道,却感受到眼中有什么东西顺着脸颊划过,砸在木地板上。

双手捂住眼睛,他在微微地颤抖着,「顾青铭你回来……你回来啊!我再也不会惩罚你,不会再把你看作不值一钱的替代品,我会好好地照顾你,好好地……喜欢你。你回来啊……」

两层的小楼里没有第二个人来回应他低沉隐忍的抽泣。

一如当年被锁在厕所里的少年不断求救却无人回应。

正值盛夏,屋子里却透着凛冽的凉意。

陆将离清醒过来,眼神中恢复了以往的理性与坚定,看了看撒在沙发背后一地的虽玻璃碴,拿起桌上的手机破门而去。

像极了三年前那少年毅然决然的眼神,和那瘦小的、一去不返的背影。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