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秋的小白熊🎐

我相信世上所有奇迹,相信莫须有的神明。

【双龙组】最后一位神明(5k字完,HE)

虐暖虐暖的

最后还是暖到爆炸了www

一月:

(小童话)


 


1.


东方有岛,其名为风。


 


2.


荒在父亲的要求下远赴东方小岛进行旅游开发。岛上的居民大多已经搬走了,只留下几个老人。


 


为了彰显诚意,集团大公子亲自登岛请离。


 


村长躬身捧上名册:“用红笔勾出来的是还没搬走的,以六十五岁以上的老人为主,大多分散在神社四周——”


 


“神社?”荒止住了翻页的手,“岛上有神社?”


 


“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您要是不喜欢,以后掀了便是。”村长为荒接过行李,“放心,我一定全力帮助您劝说,不会让您在岛上滞留太久——”


 


“这岛上是有神明看着的!”人墙外传来几声高呼,“你们忘本啊!”


 


荒皱眉,恰好看到极远处一点红色的鸟居。


 


3.


荒被安排住在神社边一处废弃的民宅内。


 


秘书再三表示这是岛上设施最好的地方。荒倒是无所谓,挽起袖子拉下窗扉,木屑簌簌地飘了下来。


 


一整个下午,荒都奔波于各处老宅,带着公关团队不停和岛民们进行谈判。支票上的那串数字越开越长,岛上的人也越来越少。


 


傍晚狂风大作。


 


“晚上有台风,您注意关好窗。”村长叮嘱道,“这段时间风暴来得越来越密集,幸好大家都要搬走了……”


 


荒点点头,用余光瞥了瞥身后。他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盯着自己。


 


事实证明这并不是错觉——


 


入夜,那只绿莹莹的眼睛停在窗缝间,被惊雷映照得更为明显。


 


不会是鬼吧?


 


荒倏地坐起身对上那道视线。下一瞬间,窗口的气息消失了。


 


4.


整个岛还有最后一位老人没有搬走。


 


大概是昨晚的风太大了,老人着了凉,躺在床上发起高烧。


 


“那就再等几天吧。”荒站在门口对老人的儿子说,“等您父亲能起身了,我们会把他安排到城里的医院接受治疗,费用不用担心。”


 


青年赶忙道谢。


 


“神明在上,这个岛动不得……”


 


荒注意到老人一直在念叨什么。


 


“我父亲烧糊涂了,您别在意,”青年急忙道:“都是老迷信了,糊弄小孩呢。”


 


“岛上有供奉神明的传统吗?”


 


“我小时候听爷爷提过,很多年前岛上有一个神使……”青年努力回想道:“不过,好像很年轻就死掉了。”


“听说是受神明的指示出海,然后死在风浪里了。”


 


5.


晚上,那只绿色的眼睛照旧停在窗缝间。


 


老鼠?猫?野猴子?荒躲在阴影里,挨个回忆起白天在岛上遇到的小东西们。


 


一只手从窗缝里伸了进来。


 


……好像是人。


 


那只手扣住窗板,将大半的身体探了进来。


 


荒抬手握住了对方的肩膀——


 


“啊?!”那人仰起脸,错愕道:“你能看见我?”


 


是一个打扮怪异的少年,胳膊上披着白绿相间的衣衫,像大海翻卷的浪花。


 


“我为什么不能看见你?”荒更加莫名其妙。


 


“可是……”少年抬手摸了摸额头上横生的枝角,“可是我是神啊。”


 


荒确定这是自己二十多年来听到的最荒谬的一句话。


 


“我真的是神啊,”少年重复道,“活了好几百年的那种。”


 


荒甚至被逗笑了。


 


6.


竟然真的是神,还是个叫一目连的风神。


 


“神也要吃饭吗?”


 


荒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信念在一个晚上被彻底打破重塑了。


 


“神为什么不要吃饭?”一目连嚼着荒的威化饼干,“你们把最后几个村民赶走了,没人供奉,我好久都没吃饭啦。”


 


“……那真是抱歉了。”荒从行李里掏出一盒酸奶,“喝吗?”


 


“唔……呕——”一目连尝了一口就吐了,“什么东西啊?”


 


“没喝过?”荒又被逗笑了,他觉得这个毛手毛脚的小神明特别好玩,“真没见过世面。”


 


“对啊,”一目连抹掉嘴角的饼干渣,“没出过岛。”


 


“怎么会?”这下轮到荒惊讶了。


 


“我是这个岛的守护神,出不去。”一目连吃饱了,才后知后觉地追问道:“你怎么能看到我啊?”


 


“你是神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荒觉得自己这二十多年来笑的次数都赶不上今晚,“能看到神不是好事吗?”


 


一目连有点生气:“你知道上一个能看到我的人后来怎么样了吗?”


 


“嗯?”


 


“死啦!”一目连朝荒做了个鬼脸。


 


“……”


 


7.


荒再次醒来的时候,花了很久时间确定神明的造访是不是一场梦。


 


……好吧,地上的饼干屑真的很多。


 


他又去探访了一下滞留的老人,对方的病情并没有好转。老人的儿子说要去神社祭拜一下。


 


“你不是不相信这个么?”


 


“父亲让我去的,”青年无奈地打包了一份和果子,“求份心安。”


 


“……”荒觉得对方选择的祭品十分合适,那个小神明一定会喜欢。


 


他跟着青年穿过鸟居,第一次真切地进入到了神社里面。这里已经破败得看不出任何香火的痕迹了。


 


一目连赤脚坐在殿前的大树上,朝荒摆了摆手。


 


“您在看什么?”身边的青年顺着荒的视线看过去。


 


“没什么……”荒笑了笑。


 


这是他不能和别人分享的秘密。


 


8.


青年祭拜完便离开了。


 


荒推说要参观一下神社,招手将一目连喊了下来。


 


“要一起吃吗?”一目连果然很开心,“作为昨晚你给我吃东西的补偿。”


 


“不用……”荒在一目连身边坐了下来,打趣道:“所以他的愿望,你会帮他实现吗?”


 


“唔——”一目连严肃地皱起了眉头,“我尽力,但是他父亲真的病得很重——”


 


荒轻轻笑了一声。


 


“???”


 


“你认真考虑子民愿望的时候倒有点神明的样子……啊别生气,”荒见对方的脸色变了,立刻接话道:“我可以向你祈愿吗?”


 


“可以啊,”一目连被转移了注意力,“不过你要给祭品哦。”


 


“这个吧——”荒从脖子上拽出一个挂饰,“这块骨头是我出生的时候带出来的,父母以前找高僧看过,说是龙骨。”


 


“我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供奉给你,来换取一个愿望。”


 


一目连愣住了。


 


9.


一目连似乎很喜欢那块骨头,挂在脖子上不停摆弄。


 


“所以神明真的能听到别人心里的愿望吗?”荒有几分好奇,“那我的呢?你也听到了?”


 


“唔——”一目连含糊应了一声,“不会食言的。”


 


荒便不再多问,清晨的海风远比昨晚温柔。


 


“你们什么时候走?”一目连出声道:“你要把他们全部都带走吗?”


 


“嗯,就这几天吧。”荒笑了笑,“舍不得我吗?”


 


“……你想太多了。”


 


“放心,我会回来的,还会带更多的人回来。”荒抬手朝身前比划了一下,“到时候给你修一个最大最好看的神殿。”


 


一目连没有应声。


 


10.


又过了几日,秘书开始旁敲侧击提醒荒该回去了。


 


“老人家的病不是还没好么。”荒正挽着袖子在神社里修窗户,他偏过头,恰好看到一目连坐在不远处的台阶上玩那一小节龙骨。


 


“……”秘书惊疑不定地看着荒手里的锤子,“不然我还是让村民来——”


 


荒把长钉咬在嘴里,认真比划着距离。


 


秘书把劝阻的话又吞了回去。


 


“呃……岛上滞留的那户人家,想请您今晚去吃个饭作为感谢——”秘书的眼神跟着荒叮呤咣啷的动作一阵乱抖,“哎您小心!”


 


“啊,没事。”荒停下动作,“那就备上礼物去吧。”


 


11.


岛上民风粗朴,烹饪条件也一般,荒是吃惯了精细食物的人,尝了几口鱼肉就放下了筷子。


 


“我随意看看就好。”他起身离了饭桌。


 


老人的身体状态似乎好了不少,坐在后院吹海风。


 


荒有些犹豫要不要打招呼,他觉得这个岛上的老一辈对他敌意都有些大。


 


“我不会走的。”老人倒是主动发话了,“岛上有神明看着,我不走。”


 


荒有些惊讶:“您知道有神?您能看到他吗?”


 


“怎么可能,我没这个福分。”老人低声道:“这岛上百年来只有一位神使是可以看到神的。他和神明对话,再将神明的指示传达给我们。”


 


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位传说中死在出海途中的神使?”


 


“不是传说中,”老人打断道,“这是真事。我父亲小时候曾和神使出过一次海。他们那一辈的人都知道,神使降临在神社门口,自幼被神明收养。”


“神明曾赠送神使一枚龙骨作为信物。”


“神明为了救回淹死的神使,向大海献祭出自己的右眼。可惜失败了。”


“说起来,你的名字倒是让我觉得很熟悉。那名神使,似乎——”


老人皱眉沉思了很久。


“似乎也叫荒。”


 


12.


夜晚,荒难以入眠。


 


“荒先生!”


 


房门被一股大力直接撞开,秘书浑身颤立地站在门口。


 


“荒先生,那位老人不行了!”


 


等荒赶到那户人家时,老人的儿子跪坐在父亲床前泣不成声。


 


“这里的治疗条件太差了,还是直接转去城里吧。”一名随行的家庭医生提议道。


 


“可以调配直升机吗?”荒低声询问秘书,“直接把人带走吧。”


 


直升机来得很快。自从荒抵达这座小岛,后勤已经在邻近的驻扎点排布好一切交通。


 


“小心小心,开始下雨了。”秘书打起伞帮着医护一起将老人抬进机舱,忧心道:“先生,您也一起走吗?”


 


荒犹豫片刻,抬脚进了机舱。


 


他想回去见一眼父母,问问那枚龙骨的事。


 


直升机起飞的瞬间,老人突然清醒过来,紧紧扣住荒搭在一边的手:“不可以走——”


 


“岛上有神明,如果都离开了……”老人重重地喘息起来,“神明会放弃这座岛……”


 


荒的瞳孔有瞬间的紧缩。


 


“这座岛会崩塌、神明会……”


 


会消失。


 


13.


荒赶回了神社。


 


“你跟我走——”他将一目连从神社前的石阶上拽起来,“现在就——”


 


“什么?”一目连十分惊讶,“你怎么来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荒压抑着自己的怒火,“赶走那些村民,这座岛就会失去神力,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一目连反而安静下来:“这样不好吗?”


 


“你在说什么——”


 


“这样不好吗?”一目连甩开荒的手,“这个岛塌了,我才能自由,这样不好吗?!”


 


像是为了呼应神明的心愿,下一秒,整座岛屿开始剧烈震颤起来。


 


土地霎时间分崩离析,狂风卷起千万顷森林。


 


荒拉过一目连伏倒在地。


 


“和我离开,”荒将少年护在身下,“我知道你想找谁……”


 


一目连睁大了他那只碧绿的眼睛。


 


“你从一开始就想要那枚骨头是吗,”荒哑声道,“那应该是你的东西吧。你找上我,是因为他吗……”


 


一目连扣住荒的肩膀,压抑住自己的颤抖。


 


“离开这里,然后我帮你去找他,找你想要的……”


 


14.


一目连因为岛屿的坍塌失去神力,甚至站不起身。


 


荒将他背在身后,又扯下大半截袖子将人捆在身上。


 


“抱紧我的脖子,”荒沉声道,“我们一起走。”


 


一目连抬头看着上方不断盘旋的直升机,软梯在雨中来回飘荡。


 


“你自己走吧……”他靠在荒耳边说,“岛快沉了。”


 


“没关系……”荒攀着碎石,低喘道:“那就死在一起好了。”


 


“可是我不想和你死在一起。”一目连轻声道。


 


荒感觉自己的脖颈一片湿热。原来神明的眼泪也是烫的。


 


“我从他死掉的那天起,就不想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一目连的气息吐在荒的耳边,“但是我死不掉,这座岛困住了我,我要日复一日地待在这里,原谅它,然后守护它。”


“我无法原谅自己……”


“神明失去了他的爱人,却要以爱庇佑世人。”


 


一目连微微仰起头,用那只完好的眼睛缓缓朝着一个方向聚焦。


 


“我等在日落的地方,就在西边的浅滩那里,每到傍晚他会和渔民一起回来。”


“大家会夸他,因为他总是船上最勇敢的那个人,想着要去更远的地方看一看。”


“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但是我害死了他。”


“现在我终于可以死掉了……”


 


一目连感觉耳边的暴风骤雨突然安静了下来。


 


日落了。


 


年轻的神使从搁浅的渔船上跳下来,朝他招了招手:“久等啦!”


 


“对不起呀,我没有想到自己会预示错误……”


 


“没有关系,我本来想着再往东边去一点,这样就可以回去给你画漂亮的东方古国了。可惜没这个机会啦。”神使将袖子挽到肩膀上,摇了摇手里形状怪异的海鱼,“没见过吧,我特地捞了一条完整的想带回去给你看。”


 


一目连有些害怕地退开半步。


 


“别怕,已经死啦。”神使把海鱼背到身后,用空着的那只手牵住一目连,“一起走吗?”


 


“嗯。”一目连用力回握住对方,“一起走吧。”


 


荒觉得后背上的重量突然消失了。下一瞬间,一双大手紧紧攥住了他的胳膊。


 


软梯上的救援人员终于抓住了他。


 


荒被好几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摔进机舱。


 


“神明保佑啊!”秘书再也抑制不住恐惧的心情,失声痛哭。


 


哪里还有什么神明……荒绝望地闭上眼睛。


 


神明消失了。


 


15.


自从荒回到公司,海岛的开发计划就被叫停了。


 


这件事也再没有人提过。


 


“总裁——”秘书站在门口有几分犹豫。


 


“怎么?”


 


“有一户已经领过了补偿金,但是不久前家里的孕妇生了个右眼残疾的孩子,大概养不活了,所以来要更多补助款……”秘书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荒的脸色,“已经到门口了,您看我要不要让保安——”


 


“没事,我去看看。”


 


那家人抱着孩子堵在公司大门口。荒远远就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您发发善心吧——”女人哭着扑了上来,“这孩子没救了——”


 


那个婴儿在看到荒的瞬间突然止了哭声。


 


他的右眼是灰色的,上面还有一条绵亘的疤痕。但是左眼就像绿宝石一样漂亮。


 


“这是……”荒注意到婴儿脖子上挂着一个东西。


 


“不吉利啊!”女人继续哭道,“这孩子天生残疾,生来手上还捏着一块骨头,找高僧看过说是不能丢——”


 


荒将孩子小心翼翼地抱进怀里:“让我来收养他吧。”


 


婴儿挣扎了一下,脖子上的挂饰从襁褓里滑了出来。


 


是那枚龙骨。


 


“我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供奉给你,来换取一个愿望。”


 


荒记得把挂坠交给一目连时,自己是这么说的。


 


“好。”


 


于是神明没有食言。


 


16.


才几岁的一目连对一切新事物都充满好奇。


 


他趴在巨大的航海地图上,指着一个小小的红点,扭头朝荒眨了眨眼睛。


 


“喜欢这里?”荒掐掉视频会议,起身走到一目连身边。


 


一目连点点头。


 


“东方有岛,其名为风。”


 


荒将人抱进怀里。


 


“岛上有神明。”


 


————END————

评论

热度(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