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秋的小白熊🎐

我相信世上所有奇迹,相信莫须有的神明。

【荒目】风佑(上)

朝堂paro 皇帝川x太师连

1
新继承大统的皇帝荒川之主,下诏钦定了一位新的国师。

2
据说那位国师生着一头浅粉色长发,宛如帝王寝室前的那树飘飞的樱,一双清澈明亮的碧色双眸,如他左耳上坠着的珍贵宝石。

3
然而荒川之主此时正愁眉不展地坐在九五之尊的宝座上,鎏冕之下的面色阴沉,手指愤怒地在雕着龙纹的灿金扶手上不停敲打。

是了,对于诏令视而不见,这样的事落在哪个皇帝的头上都会震怒不已吧。

帝王还在殿上烦躁地敲着手指,底下的宫女和侍卫们早已经炸开了锅。

“就是月前传诏下去皇上钦定的那个国师呀,还是海坊主公公亲自去送的诏书呢。但据说那位国师将公公关在门外避而不见,可是好大的胆子呀!”鲤鱼精在殿下小声地和姐妹们说着她这两天从侍卫那儿听到的消息。

“难怪皇上这几日这样生气!将海坊主公公拒之门外,这可不就是折了皇上的面子嘛!”金鱼姬用宽大的袖子遮着嘴压低了声音。

鲤鱼精激动地拉了拉金鱼姬的广袖,“可不是!这还不止呢,朝堂有规矩,登基大典必须由国师来主持,这会儿没有国师,皇上纵然已经即位这么久了却还没有办大典呢!”

“哎呀呀!这位国师难道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诏书颁布下去已经有一个月之久了,皇上可就真打算一直等着?”

“我看呀,这样藐视王权的行为,皇上应当带着千军万马杀过去,杀鸡儆猴,给大家看看新王的威严……”

殿上黑着脸一路听着宫女们窃窃私语的荒川之主此刻依然坐不住了。

想起即位时老皇帝对他说,“你若想请此人来作国师,便一定要以礼相待,不可以逼迫他。”

于是即位之后他让海坊主作为信使去请了那人三次,那人却次次都将自己的贴身大太监拒之门外。

哼,以礼相待……好大的颜面!

“啪!”荒川之主狠狠地敲了一下龙一,沉重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叽叽喳喳的宫女们顿时给吓得噤了声。

荒川之主从龙椅中站了起来,将手骨捏的咯咯作响,“大胆平民,成何体统!备兵!朕去会会他!”

“是!”守在大殿门口的侍卫们提剑躬身遵命。

待荒川之主风风火火地走出殿门,在大殿门口站了一上午的侍卫惠比寿小声嘀咕着。

“前日姊姊从郎家中寄来的信中写着,那位大人,似乎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姊姊说,那位大人一直守护着城中的人们,平日里也和百姓们相处得很好。

这样的人怎么会是藐视王权的坏蛋呢?

怎么也想不通透,惠比寿摸了摸鼻头,提剑快步跟上了帝王的步子。

4
那个人的住处坐落在平安城的市郊,放眼望去,熙熙攘攘的闹市后头安静地伫立着一座风神庙。

不出意外的,荒川之主带着的百名侍卫兵如前三次的海坊主一般,被无情地挡在了门外。

鎏金步辇中端坐的皇帝险些气地捏碎了手中把玩的鱼形木雕。

气狠狠地走下步辇,荒川之主一把推开欲上前来搀扶的海坊主,迈着大步子蹬上了风神庙前的台阶。

“皇上万岁!”被关在大门前的侍卫们立时跪地行礼。

僻静的风神庙外陡然传来这样大的声响,刚拴上门闩的侍童哒哒哒地跑到厅中。

“大人,皇上亲自上门来啦!”

“去开门吧。”

温柔的声音在堂中轻轻响起,似是春风拂过一般,惹得侍童小脸微微一红。

“是。”

晃晃脑袋,侍童又哒哒哒地跑掉。

5
“啪嗒”一声响,有人打开了门闩。

大门“吱呀吱呀”地被推开,站在门内的小童子看着门外怒气冲冲正待砸门的皇帝,镇定地抛起长衫下摆,双膝贵在地上,恭恭敬敬地行礼,“皇上万岁!”

一阵郁闷的荒川之主抬眼看着这个开门的小童子。

倒是挺有风骨,是你家主人教养的?

带着些许莫名的好奇与期待,荒川之主挥手让童子起来,“带我去见你家主子。”

“是,”侍童不慌不乱地站起,躬身,“皇上这边请。"

被侍童领着走过长长的回廊,荒川之主玩味地看着这座风神庙的内部构造。

风神庙坐落在城郊的山上,庙内处处通风,不像皇宫里,到处是高高的墙,荒川之主这会儿走在里头的人神清气爽。飞檐下挂着淡蓝色的风铃,山顶掠过的微风带着风铃轻轻作响,甚是悦耳。

这里住着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荒川一路欣赏着神庙,心里对于那人的期待快要破土而出。

“就是这儿了。皇上请稍等。”侍童站在挂着一帘串珠的门前朝荒川之主微微欠身,转过身去掀开浅蓝色的串珠帘。

“大人,皇上驾到。”稚嫩的声音在四面通风的前厅确是回荡着。

透过珠帘的缝隙和左右两旁卷起竹帘的窗子,荒川之主看见了里头端坐着的人。

那人穿着绘着花纹的浅蓝色羽织,一头浅粉色的长发让他想起了自己殿前那株开的正好的早樱,夕阳之下,那人长长的睫毛也染上了柔和的颜色。

仅一眼,荒川之主便看得心头一颤了。

那人起身转过来,朝荒川之主微微躬身,“恭候陛下。”

他声音轻柔,却又像是借助了风的力量,直直地传入荒川之主的而耳里,掷地有声。

他声音可真好听啊。

看不见面前躬身之人的面貌,荒川之主这样想着。

却是忽略了,这人在见到他行礼的时候,并没有跪下。

声音透过耳膜传进了他的心里,惹得心头一阵瘙痒。

6
侍童已经将门前的珠帘束在了两旁,荒川之主大步跨入。

这回便清楚地看见了这人头顶的发旋,白皙的脖颈,和脖颈上似是阵法一般的淡红色印记。

靠近那人,荒川之主似是闻到了他身上带着的,清风的新鲜味道。

抑制住心头的微微躁动,年轻的帝王站在底首的人面前,不怒自威。

“汝好大的胆子!竟三番五次将朕的信使拒之门外置之不理。若不是朕此番前来,汝岂不是要将朕的诏令视之如无物!”

荒川之主浑厚稳重的嗓音亦是如方才侍童那般回荡在四面当风的厅内,震得门外檐下的风铃“叮铃”作响。

“我想……”眼前的人不紧不慢地抬头,微微一笑,“任我作为国师的人,不是您的贴身大太监,也不是皇宫的殿前侍卫,而是皇帝陛下您吧。”

言下之意,是皇帝陛下您自个儿要请我做国师,就自个儿来请,单借着他人一句话一张纸我是不会理会的。

荒川之主一时语塞,正要发怒,看着那双流转的碧绿色眸子却又生气不起来。

“咳……是朕考虑不周了。”

海坊主公公此刻若是在此,一定会惊地将他那长长的胡子竖起来。他的皇帝陛下什么时候这么翩翩有礼了?!

“皇帝陛下有心了。”这人微微欠身请荒川之主到厅中坐下。

前厅的中央绘着红色的阵法,荒川之主定睛一看,倒是同这人脖颈上露出的半截十分相似。

撩起墨蓝色的皇袍,荒川之主端的坐在了阵法图上放着的软垫上。

对面那携着一阵清风味道的人也缓缓坐下。

年轻的帝王倏地瞪大了双眼。

就在他坐下的一瞬,这人身后分明浮动着一条龙!

瞪着铜铃一般大的眼睛,直直地瞪着他。

荒川之主似是听见了海浪的声音,放眼望向这人的身后,不想这偏僻冷清的风神庙后,竟是一片汪洋大海。

荒川帝国四面环海,海洋便是国家的象征,也是这个国家的本源。

他不想在坐下的那一刹,自己的身旁也浮动起了深蓝色的光亮。

对面的人微微一愣,随即看着帝王身后甩着尾巴的深蓝色大鱼柔声笑道,

“果然是命定之人。”

温柔的声音轻轻萦绕在荒川之主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直到不久的之后,他更是读懂了这句话的另一层含义。

对面的人突然坐正,双手伏在身前的地板上,直直地叩下头去。

洁白的额头碰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惹得荒川之主一阵心疼。

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一字一句清晰的由风携着回荡在厅内。

“臣,国师,连,拜见吾皇。”

“吾皇万岁。”



-TBC-

评论(13)

热度(20)